上海两地块闲置10年无人问津 市场价竟接近50亿元

  一块是康桥144.58亩的迪士尼概念地块,一块是万祥500亩自贸区辐射地块,但这两幅地块却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迟迟得不到开发,目前市场价已接近50亿元。

  而该高价地块闲置十年的背后是名不见经传的上海海东房地产有限公司和一场“国退民进”的闹剧。

  《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海东房地产多年以来腾挪土地渔利,并通过不合程序的增资扩股将原国有股权压缩至不到33%,原本承诺回迁的居民流离失所。

  但故事到这里并未结束,一位接近海东的人士告诉记者:“最近海东股东选举管理层,小股东搞了一个承包经营。关于这个事情,公司内部只搞了一个股东会,尽管遭到国有股东反对,但国有股份占比不足33%,因此承包经营已经通过了。”

  50亿地块闲置十年

  3月19日,记者在蒙蒙细雨当中来到了毗邻轨道11号线的康桥地块,该地块一片荒芜,杂草丛生,原本应起高楼的地方已经沦为拾荒者的城市垃圾场,堆满了纸箱、木条等等杂物。

  “这个地块空了至少有五六年了,之前说是要翻新,翻完了就盖楼,但一直没动静,原来的住户都搬走了。”附近楼盘康馨花园的保安告诉记者。

  “海东房地产的人最早是以20万元一亩买下来的,现在涨到1500万元,转来转去卖,不管老百姓就倒卖土地。”原来住在这一地块的户主张先生告诉记者,“拆迁签字的时候开发商说过,3年建好民房,他们承诺的是给我230平方米,因为我们几代人都在这里,原来的房子都被他们敲掉了,但是这地放在这里六七年了。”

  而万祥的情况亦如是。一位徐姓房产经纪人告诉记者,他2006年过来做销售,这块地就空在这了,当时规划的是做住宅,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动。这个位置算是自贸区辐射地块,在万祥地铁站附近,紫丁香花园项目早就都卖出去了,都是温州人一买十几套,现在价格在17000元/平方米左右。

  实际上,从康桥地块2004年正式办理房地产权证算起,至今已超过十年。前述内部人士透露,这两块地现在市场价大概康桥150亩价值二三十个亿,万祥地块共500亩,至少600万元一亩,也就是30个亿,两个地块有五六十亿元,其他还有资产不算,现在连万科、绿地也未必有这么大的土地储备。

  上述接近海东的人士对记者表示,最初开发之时,海东因资金量不足,于是找到一家民企大友公司共同开发,然而此后海东和大友签署了一系列真假合同和补充协议,比如2002年海东曾将康桥地块卖给大友,2004年又重新收回。在土地飞速增值的时代,海东因几次倒腾地块就获利不少。

  混合所有制“怪胎”

  事实上,海东公司虽然代表着混合所有制的先行者,但背后却映射出国资丧失话语权的尴尬局面。

  一位内部人士出示了一份海东公司的股东会决议文件:2005年7月21日,海东公司从2000万元注册资本增加至5000万元,新增3000万元注册资本由38名原自然人股东和10名新进自然人股东单方面认购。

  增资完成后,国企上海南汇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和康桥镇集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合计出资比例从76.91%下降至30.76%,自然人股东合计出资比例则从增资前的23.09%提高到69.24%,国有股权被压缩至不足1/3。

  然而根据该人士的表述,海东却是违规增资。国有股东发现后追溯责任,通过股东会确认由几个责任人承担后果,上缴权益现值后,责任人违规将增资股权作减资处理,其出资的资本金退还本人。然而,目前权益现值评估、减资、退还资本金等都未实际操作,改制尚处于未完成状态。

  “增资由自然人股东主导,没有审计评估,就去工商局把手续给办了,既没向国资监管部门报批,也没聘请中介机构对公司进行财务审计和评估。”前述人士指出,违规增资在2007年被发现,到2010年国有股东发文要整改,自然人股东有4个是责任人,这4个人的权益要收归国有,出的本金可以扶持,但将来增资部分要减资退出,收归国有。

  背后操盘人浮出

  近几年来,违规责任人一直没有落实追缴责任,而海东房地产内部又出现了新的情况,即海东房地产出现了一家名为“明港”的自然人公司,希望操盘收购小股东股权。

  “现在明港公司想收小股东的股权,但我们还是想看国有股东的评估报告出来。”海东公司一位小股东告诉记者,明港目前希望以6.8倍价格收小股东股权,现在还没有过户,他现在还在考虑。

  这位小股东告诉记者,因为明港给小股东们签的合同是非法的,国有股东并没通过这种收购股权委托经营的做法。但是,海东公司手中的土地这么多年没开发,也就是因为股权纠纷没有解决。现在他已经退休,股权转让可以有一笔300多万不菲的收入,所以也在综合考量。

  另外一个小股东则对记者表示,现在已经与明港签了委托书,一切委托律师操作,其他的不方便透露。

  而就委托经营在当前的市场形势之下是否合理合法的问题,记者咨询了法律界人士。一位相关人士指出,承包经营在上世纪80年代曾经风行一时,对于国有企业经营权的改善和探索国有企业管理机制改革方面曾经发挥过作用。

  他进一步表示,随着我国公司治理机构的发展,虽然原有的企业承包经营存在的经济基础和法律环境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但在商事活动中确实也存在着不少的公司承包行为,由于目前关于公司承包经营方面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和具体的司法解释,由此引发争议也较为普遍。

  “不是说不能承包经营,但承包经营后如何保证国资利益?由于资产体量太大,操盘的人又是收购小股东股权,利益无法保证。”一位接近海东的人士告诉记者,明港以及其他非国有股东下一步想把董事会改组改掉,搞承包经营,公司的土地也不公开拍卖,私底下转让,这样一来则将引发一系列国有资产流失的重大问题。

发布者:zs498012打印全文
头像logo

zs498012

71

文章

2022

阅读量

产业园区选址服务平台
官方微信
招商选址 一扫而知
意见反馈
互动中心
电话咨询
400-168-6016

客服咨询

  • 税收优惠政策
  • 土地厂房咨询
  • 资金扶持咨询
  • 其他相关咨询
  • 电话咨询
    400-168-6016

    客服咨询

  • 税收优惠政策
  • 土地厂房咨询
  • 资金扶持咨询
  • 其他相关咨询
  • 澳门线上赌博网站排名 彩票| 井研县| 武安市| 渝北区| 娄烦县| 綦江县| 威信县| 奇台县| 丹棱县| 蓬溪县| 嘉禾县| 通海县| 麻城市| 朝阳县| 太白县| 阳江市| 修文县| 子洲县| 德格县| 晋州市| 磐安县| 房山区| 综艺| 惠东县| 太康县| 农安县| 陇南市| 拉萨市| 巴林右旗| 榆社县| 九寨沟县| 白沙| 乐清市| 潢川县| 景洪市| 漳平市| 扎赉特旗| 彭阳县| 中西区| 克拉玛依市| 清水河县| 夏津县| 武强县| 灵山县| 城固县| 潼关县| 廉江市| 阜康市| 喜德县| 乐业县| 浦北县| 洞头县| 新源县| 慈溪市| 安徽省| 鲜城| 大竹县| 双桥区| 灵璧县| 兴海县| 永新县| 临夏市| 合山市| 合作市| 铜梁县| 云林县| 易门县| 嵊泗县| 上饶市| 青州市| 三穗县| 贵港市| 庆城县| 上林县| 隆尧县| 综艺| 双江| 庆元县| 福州市| 镇平县| 长沙县| 宜宾市| 江陵县| 三明市| 永嘉县| 台北县| 霍林郭勒市| 贡嘎县| 炉霍县| 永昌县| 琼结县| 土默特右旗| 北票市| 澜沧| 化州市| 永州市| 陆河县| 视频| 伊吾县| 麦盖提县| 图木舒克市| 青龙| 杭州市| 蓝田县| 仪陇县| 柘荣县| 诏安县| 怀柔区| 华安县| 峨边| 东至县| 安新县| 马山县| 绍兴市| 南木林县| 湄潭县| 河池市| 临桂县| 湖南省| 临清市| 克什克腾旗| 逊克县| 漠河县| 渝中区| 鄂尔多斯市| 武威市| 崇仁县| 三门县| 聊城市| 弥渡县| 航空| 泰和县| 孟连| 唐海县| 马公市| 七台河市| 益阳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