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策离职传王健林高薪招人 万达电商为何扶不起来

对万达电商CEO董策来说,这次离职来得太过突然,他原本计划要在6月4日下午参加“飞凡电商媒体沟通会”,但没想到6月3日晚上便突然对外宣布了离职的消息。对于离职原因,董策的内部信表示是“家人生病,不得不回澳洲照顾”,不过,业界疯传另外一个版本:万达集团领导对董策的工作严重不满。来自万达内部的人士还称:董策在PPT演示方面做得美轮美奂,但实际的系统开发和业务进展十分缓慢。

把问题全部归咎于董策个人的能力上似乎有失公允。事实上,从2012年成立至今,万达电商已经两换CEO和COO,更有大批中层员工换血。董策宣布离职后,网上流传着一份万达电商紧急招聘CEO的职位说明,开出的条件是“税前年薪800万”以内。

看样子,王健林仍在期盼一位英雄式的CEO的降临,但人才匮乏恐怕只是万达电商问题的冰山一角。王健林是时候该想一想:万达电商为何总是扶不起来?

定位不清,方向游离

去年8月,万达宣布与腾讯、百度共同成立电商公司,一期投资50亿元,其中万达持股70%,腾讯和百度各持股15%,并且计划在未来5年引入新的投资者,总投资近200亿元。

听起来前途无量的万达电商公司究竟要做一件什么样的事?王健林恐怕一直没有想清楚。万达电商推过两个重要的产品:万汇网和飞凡网,此外还曾表示要大玩互联网金融。

万汇网定位为万达广场的O2O智能电子商务平台,要搞“万达会员卡”,连接商户和消费者,但后来被批格局太小,功能严重依赖万达原有业务,难成大器。

因此有了董策力推的飞凡网。飞凡网在今年年初悄悄上线,要做的还是线下广场的智能化以及与线上平台的对接。

此外,万达还在去年年底收购了快钱,宣称要布局互联网金融,在支付、理财、信贷等各个方面进行尝试。

现在来看,万汇网已被抛弃,飞凡网上线后未成大器、悄无声息,而万达电商的互联网金融还处在画饼阶段。问题或许出在王健林对这些产品的定位上。不难发现,万达希望做O2O,其根基仍然是万达的线下广场,而目的无非是从线上为线下导流,并提升线下体验。

这种从原有资源出发的思路本身就局限了万达电商的发展空间。对于万达广场的商户和消费者来说,不管是万汇网还是飞凡网,抑或万达的互联网金融产品,所提供的功能都不是必需功能,用互联网人的话说就是“没有杀手级应用”。王健林的算盘打得很好,但商户和消费者并不买账,与万达的产品相比,他们可能更加青睐一站式解决消费问题的美团、大众点评等开放性产品。

简而言之,不从用户需求出发、没有用户基础的万达电商注定只是南柯一梦。王健林需要想清楚,万达电商究竟要为消费者解决什么痛点,而不是老从万达的角度出发谋篇布局。

文化冲突,管理束缚

2012年12月,曾任Google总部电子商务技术部经理、阿里巴巴国际交易技术资深总监龚义涛确认出任万达电商总经理。不过,一年多后,龚义涛便从万达离职。后来谈到万达的经历,龚义涛曾表示:“在万达,通常先是用PPT的模式向领导请示汇报,所有的事情都需要领导批准才能做,我们互联网企业出身的人没有这个习惯,我们的思维是发散型——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

无独有偶,当董策离职后,也有人评价他只会把PPT做得美轮美奂,但实际的系统开发和业务进展十分缓慢。万达内部的这种“PPT文化”反映了其管理上的集权状况,以及王健林的强势风格。

有内部人士表示,虽然万达电商高管位置应有尽有,但大权仍然掌握在王健林手里。集权并不意味着落后,像刘强东、周鸿祎、贾跃亭也都是以强势出名的企业家,但他们的强势建立在对业务的全盘把控上。简言之,BOSS懂业务,集权可能效率更高,BOSS如果不懂业务,却总是插手日常事务,结果只会让下属以汇报和讨好上级为工作导向,实际业务进展缓慢也就不足为奇。

王健林懂不懂电商?这是万达需要回答的问题。从王健林公开谈论电商的记录看,他对万达电商的规划似乎仅仅停留在“会员卡”的层面,万达电商被置于从属地位,仅仅作为万达商业地产的补充。

马云曾问王健林,万达准备为转型付出多大代价,王健林的回答很保守——“我们不准备付出多大代价,代价太大了,我们就变穷了。”同样是转型,万达与苏宁相比,一把手的认知程度和底气差了很远。

不具备互联网思维的王健林似乎想通过联手李彦宏、马化腾来找路子,但结果不太理想。“别看他们两家是搞互联网的,给的意见不多,全是我们自己研发的。”之前王健林曾经这样吐槽过百度和腾讯这两个合作伙伴。

总而言之,万达电商想要有所作为,就要从文化和管理上适应互联网玩法,否则就只能沦为王健林一时兴起的试验性玩物。

人才奇缺,诚意不足

三年前,万达电商200万年薪找来了龚义涛,今天,万达电商又要花费800万年薪找人来代替董策。问题是,万达的诚意真的够吗?

龚义涛和董策,从职业经历看,都算不上互联网大将,各自的履历决定了他们想要胜任万达电商CEO的难度和挑战。不过,万达开出的年薪,放到水涨船高的互联网领域,也确实很难挖到一位领袖级人物。

阻碍人才加盟万达的不仅是钱,有没有足够的自由度和作为空间,能不能容忍试错和迭代,会不会分享到万达电商的长远发展果实,这是每个有意加入万达电商的互联网人才都会思考的问题。

而眼下,经历了两次CEO、COO离职,团队动荡、摇摆不定的万达电商,其CEO位置也如一块烫手山芋,人人都知道这个位置不好坐,毕竟有前车之鉴。

最终谁会来接任,万达电商的戏又将如何唱?我们拭目以待。

发布者:zs459210打印全文
头像logo

zs459210

70

文章

2018

阅读量

产业园区选址服务平台
官方微信
招商选址 一扫而知
电话咨询
400-168-6016
澳门线上赌博网站排名 衡东县| 法库县| 阜康市| 九江市| 孝昌县| 寻乌县| 八宿县| 香格里拉县| 文水县| 寿阳县| 房产| 青海省| 甘肃省| 巴林左旗| 长阳| 徐州市| 兴安盟| 金门县| 长治市| 临桂县| 五台县| 吉安市| 区。| 电白县| 康乐县| 万荣县| 石河子市| 江油市| 山阴县| 淅川县| 游戏| 太谷县| 双城市| 苏尼特左旗| 集安市| 周口市| 综艺| 凉山| 通河县| 临泉县| 崇义县| 肇东市| 耿马| 喀喇沁旗| 文登市| 茌平县| 楚雄市| 察哈| 洱源县| 辽中县| 鄄城县| 惠来县| 浦东新区| 晋城| 武清区| 大足县| 长春市| 河津市| 庄浪县| 南丰县| 孟津县| 望江县| 绥江县| 南溪县| 金湖县| 四子王旗| 山东| 襄城县| 六安市| 河南省| 方城县| 平乡县| 渭南市| 呼图壁县| 武强县| 焉耆| 铜陵市| 眉山市| 福泉市| 新建县| 呼和浩特市| 伊宁县| 察雅县| 白河县| 元氏县| 天柱县| 霍州市| 随州市| 乐亭县| 宜宾县| 娱乐| 庆元县| 威远县| 成武县| 民权县| 敖汉旗| 铁岭县| 滁州市| 错那县| 故城县| 江城| 深泽县| 镶黄旗| 运城市| 佛山市| 大洼县| 黄山市| 年辖:市辖区| 霞浦县| 繁昌县| 射阳县| 抚松县| 梅州市| 小金县| 乌鲁木齐市| 营山县| 唐河县| 杭州市| 岱山县| 太谷县| 岫岩| 灯塔市| 永登县| 万年县| 望谟县| 临安市| 屯昌县| 峡江县| 洛阳市| 长沙市| 和顺县| 琼中| 祁东县| 吉木乃县| 海盐县| 土默特左旗| 治县。|